记得带卡哟

本命旗木卡卡西,卡厨一枚,书粉,全职盗笔,动漫火影凹凸。cp带卡瑞金雷安叶蓝周江,不拆不逆。其他与我无关

让我们高歌前进 01



ooc预警

娱乐圈Pa

沙触向

带卡,佐鸣

  火之国有个特别神奇的组合,成员4名队员组成,队长宇智波带土,唱见旗木卡卡西,舞见漩涡鸣人,忙内宇智波佐助。虽然说是忙内,但人家比呜人要大几个月。至于为什么是忙内,大概是人家靠颜制服一切。嗯,怎不是因为月半。

  为什么神奇呢,首先是因为这组合充满高贵气息的名字---和谐友好交流团。据说是他们的队长苦思冥想一个星期之久符合他们气质的绝佳好名字。听听,多么响亮又动人。其次,是这组合钢铁般坚韧的美好兄弟情。据相关人员透露,有次他们进行商演,广告商要求他们把衣服穿出五彩斑斓的效果。其中有顶翠绿翠绿的鸭舌帽。本来是唱见卡卡西的,他看见队长的衣服是如此的朴素,于是两眼含泪将帽子双手递上给队长。队长带土自觉颜值配不上这顶美丽的帽子,于是将帽子一把扣在了忙内的头上。忙内佐助觉得黄加绿更配,于是脱下帽子塞进了舞见的手里。于是,舞见带着三位哥哥热烈的期待戴上这个号称最造合他的帽子。品品,多么美好的兄弟情。再次,就是这组合队员本人与人设之间的反差萌。队长带土的人设是高冷帅气并且充满责任感啲大哥哥,可本人是话唠少女心爆炸,戏精到足以拿木斯卡金奖的“女高中生。”唱见卡卡西人设是毒舌但温柔的知心哥哥,本人是……好吧,本人也是这样。舞见鸣人,人设是成熟稳重的智商担当,本人是话泼好动热情扬溢天然呆的小朋友。至于忆内,人设傲娇可爱又会卖萌的小朋友,本人是中二病晚期的高冷酷哥。

   同时,他们组合歌曲也非常引人入胜,其中《小木叶》《套火杆》《最炫忍者风》《让我们荡起宇智波》最为有名,其中《套火杆》销量已突破二千张!

   这样一个神奇迷人美好,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组合的口号是“让我们高歌前进。"

                               编辑:不知名的跳水运动员

  卡卡西沉默地看着这篇印在今日木叶的文章,脑子里思考着【我做错了什么吗?我只是个实力歌手。】眼看着卡卡西已经保持着看报纸的动作整整三十分钟后,带土忍不住去拍了拍卡卡西,无奈地问道:”怎么了?有什么大新闻么?卡卡西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带土的眼睛,过了几秒后一字一顿道:“话唠少女心爆炸,戏精到足以拿木斯卡金奖的“女高中生。”然后忍不住笑出了声。带土目光转到他卡卡西手中的报纸上,眼神迅速找到那篇,花了几分钟欣赏完这篇文章,他拿着报纸对着门口喊:“月半,月半,赶紧过来,看我发现了什么老实人。”

   喊了几声后,佐助忍无可忍地冲带土面前,把一团不明物体塞到他嘴里,凶残地说道:“女高中生,闭嘴。”离他们三十岁远的卡卡西以他精准的视力看出是那份报纸后,默默走得更远了。

   出门买早点的鸣人这时候像一只兔子似得速度冲进房间“买到早点了说,今天好多人的说,在买报纸的说。”其余三人一听,瞬间变了脸色。哪怕是鸣人再天然呆,这个时候也意识到气氛的不对劲,问道:“怎么了说”

  这时,他们的经纪人兼助理宇智波止水面带着灿烂的笑容兴奋地走进来说:“今天报纸大买,你们要出名了。高兴吗?”四人看着他,不守而同地想【他的睫毛好像可以夹死蚊子哎】

                     【报纸发行的前一晚】

止水:“真的这么写吗?斑大人”

斑:“你信我,看我把他们赞美得多好”

止水看着那文章,又看着斑,心中默念【你们别怨我,没结果。我是无辜的】


 


心动



ooc预警


现代AU

  八月的风总是闷热又干燥。特别是明明是暑假却要强制性回校上课的时候。周围36℃的空气仿佛上升到98℃。未到沸腾却又极其难受。

  相当于旗木卡卡西和宇智波带土之间的感情。他们于5岁的时候认识,说的上竹马竹马。话是这样说,但他们之间绝没有挚友间应有友好和谐。反而像上辈子相打相杀,愣是留到了这一世。

   就像旗木卡卡西喜欢吃秋刀鱼,宇智波带土喜欢吃红豆糕。一个咸党,一个甜党。咸甜两党势不两立。因此两位总为饭菜问题大动干戈,吵到什么地步呢?据说是只要他们出现,饭堂最凶残的阿姨都不敢靠近。有人问,为什么不各吃各的呢?原因是带土不肯。

  就像带土是个纯情直男,卡卡西就是个闷骚色狼。天天拿着木小黄书招摇过市,木人还毫不在意。为此带土天天揪着自家发小喊:“笨卡卡,你害不害臊啊!?"卡卡西对此无动于衷:。

  但两人还是很好的朋友。比如带土幸运E在校园祭活动上抽到穿女装的时候,卡卡西就会高抬贵腿地去帮忙挑选。再比如卡卡西不小心扭到腿的时候,带土就用最他认为最温度又帅气的方式去抱起卡卡西,嗯,公主抱。对此,他亲爱的发小把小黄书拍到带土的脸上。尽管生活是残酷的,他们俩还是会抓住机会痛打对方,乐此不疲。

  他们俩不同班,但带土会每一节课下课后第一时间去找卡卡西。然后每天放学都相伴着回家。卡卡西不喜欢吃甜食,却会在每天早上都买几块甜腻腻的红豆糕。甚至于,他们俩的书包,文具,衣服款式,餐具都是同款。

  对此,木叶高中的吃瓜群众们表示如果这都不算爱。两位当事人却表示我们是朋友。

   真正发生改变的是在卡卡西18岁生日的时候。带土带他去游乐场玩。两个人也不是小孩了。旋转木马按理说是瞧不上的。可带土直男的少女心作祟,硬拉着卡卡西去玩。于是俩大小伙子在小朋友们天真无邪的注视下,硬是挤上了同一匹马。带土在后面用手臂环着卡卡西的腰,把脸埋在卡卡西的背面。卡卡西感受着带土湿热的呼吸,带土感觉着卡卡西温暖的后背,俩自称直男的男人,心跳居然不由自主加快了。两人同时想,我完了。

  好不容易上完课,带土热得满头是汗。一块白手帕从某个前方递过来,抬头看见了自家发小,便毫不客气地接了过去。连句谢谢也不带。卡卡西也不介意就在一旁看着。等他擦完了说:"走吧,回家了。"带土没有动,从后面抱住卡卡西。他少有地温柔道:“笨卡卡,我弯了。你要对我负责。"卡卡西硬作不懂道:“怎么负责?"

   “我们在一起吧。"带土道。卡卡西点了点头,轻声说:“好。"

  远处一阵风吹来,明明是燥热的,此刻却显得格外温柔。


寸寸相思



     ooc预警

我是个甜文写手

     


      旗木卡卡西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宇智波带土的呢?


      是在父亲去世之后,带土有意无意的关心时 是十三岁那年那位少年认真且坚决的话语 下;又或者是那位少年的眼睛镶入他眼眶的那一刻?是他决定代替宇智波带土看清的那一刻吗?

   这个问题,其实连旗木卡卡西本人也不甚清楚。他只是日复一日去慰灵碑,他只是一次 次说出那位少年说过的话,他只是代替着那位少年去看清未来。

    明明最讨厌说重复的话了。

    他不是一名优秀的同伴,忍者以及老师,他想。至少,他没能把宇智波佐助拉回来。他在佐助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要是有如果就好了,如果他能回到过去,阻止那件事。他心爱的少年应该在他最意气风  发的时候当上火影,和他最爱的女孩结婚。

    那是原来属于宇智波带土的人生。


      而他,只要看着这一切就好了。他别无所 求。


      那些乍然萌生的爱意就埋藏在岁月的深处, 经受着时间的洗礼。最后沉没,无迹无踪。  只是没有如果。有的只是深深的无能为力、 愧疚和怀念。

  在他三十一岁的那年,他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见到了他心爱的人。记忆中的那位少年长大了,跟他想象的一模一样。没有那些骇人的伤疤的话。十八年,在战场上,他与他针锋相对。他口口声声地说:“你是赝品。”而原因,是他对琳的见死不救。三十一岁的宇智波满脸痛苦与十三岁的活泼爱笑的他完全不同。「是我的错。」旗木卡卡西想。他确实是赝品,最烂的那种。但宇智波带土不是,他是他心中的英雄。

    他的雷切准确无误的刺穿的他的心脏,而宇智波带土的阴阳遁偏离了方向。旗木卡卡西想「这是带土留给我最后的温柔了。」可他们终究是敌人。最后他决定杀了眼前这个三十一岁的带土,去维护那个十三岁的带土。他的手颤抖着,最后被他们的老师波风水门阻止。那个迟到了好久好久的男人。三十一的带土问他:“为什么这么相信漩涡鸣人。”为什么呢?因为他的学生有着很多的同伴,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而这些,是宇智波带土没有的。所以他选择相信他的学生。还有一个原因是……漩涡鸣人太像曾经的宇智波带土了。有着一样的理想,一样的意志。

  最终,他的学生还是凭自己的意志打动了宇智波带土,那个带土怀疑,忘却抛弃了的火之意志。

   而旗木卡卡西和宇智波带土的故事结局是天 人永隔。宇智波带土代他挡住了致命的攻击,而他自己又死了。这次是真的了。多可笑啊,宇智波带土的两次死亡皆因旗木卡卡西。带土将他最后的温柔留给了卡卡西。

      「或许这跟本不能成为一个故事呢?」卡卡西想。只是他自己一人的独角戏罢。思念是一个人的。

  「或许这跟本不能成为一个故事呢?」卡卡 西想。只是他自己一人的独角戏罢。思念是一个人的。


      他常常看着天空的洁白如棉花糖的云,心中描绘出带土的脸,不是十三岁的带土,而是三十一岁的他。不同的是,他带着灿烂如朝阳的笑。